【精彩回顧|宜蘭東澳國小入校共備紀錄|第三屆種子學校計畫(二)】
【精彩回顧|宜蘭東澳國小入校共備紀錄|第三屆種子學校計畫(二)】

有感才會有溫度

第一次共備的課前小作業,講師讓老師們練習在生活中展現好奇心,和大家分享生活中的三個「為什麼」,透過老師們自己的分享,講師為大家歸納出:「大家會感興趣、引起好奇心的事物多與個人的經驗有關。」而老師們除了互相分享自己生活中的「為什麼」,一位老師也分享到好奇心在學生身上展現的魔力 — — 在訪問的過程中,孩子們在聽完受訪者的分享後,脫稿詢問受訪者:「你辛苦嗎?」,讓老師又驚又喜,更加相信透過「感受」階段的課程設計,能點燃孩子們的好奇心,進而發展出同理的能力。

以同理驅動觀察,藉觀察發現問題

上次共備結束,東澳國小的老師們決定以「學生能提高敏感度,增加行動力並樂於溝通與分享」做為 DFC 課程的目標。第二次共備,講師將目標聚焦在 DFC 學習法的感受階段,老師們一起設定學生在這個階段最需要養成的三項關鍵能力,分別是同理心、觀察力和訪談能力。其中,針對「同理心」和「觀察力」的重要性,老師在討論的過程中有了精彩的激盪與交流,最終達成共識 — — 兩項能力之於學生同等重要,而具備訪談能力,除了可以找出問題背後的原因之外,也是很重要的社交素養。

東澳國小校園角落

制訂感受階段學習目標的過程中,老師們對三項關鍵能力所占的比例有充分的討論,認為同理心最重要的老師說到:「學生要先有同理的能力才會想要解決問題」,而且「沒有同理心較不容易對別人的感受好奇」、「有同理心比較有動力觀察,進而發現問題」。然而,也有老師提出,學生要先具備「運用五感觀察」的能力,因為「沒有透過觀察好好了解環境的現況,其實很難發現問題」,而且有的時候學生可能是「透過觀察後,對問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才能展現同理心」,經過一番熱烈的討論,老師們達成共識,將同理心和觀察力並列為最重要的學習目標。除了這兩個能力之外,老師們發現在訪談的過程中,學生不習慣與受訪者眼神交流,尤其是低年級的學生特別明顯,讓老師確信除了提問能力之外,訪談禮儀等訪談技能也相當重要。

透過評量尺標規劃課程,培養各學習階段感受力

講師接著根據感受階段的學習目標,引導老師制訂評量尺規,並藉由分享能幫助學生「主動發現問題」的工具及做法,讓共備的老師們一起進一步規劃出可以引發觀察力和同理心的教學活動。

設計評量尺規時,東澳國小的老師們將觀察力的評量尺規分為三個階段,期待學生能在初級階段表達自己透過五感接收到的訊息,在中級階段,描述並記錄更細節的資訊,最後在高級階段,則可以提出具體的疑問或好奇。制訂評量尺規的標準後,老師們規劃了「觀察特定地點」和「校園踏查」這兩種培養觀察力的教學活動。

【觀察特定地點】的活動像是讓學生在教室環境中,觀察像是除了人以外的生物和物品,或是透過觸覺(因為摸窗戶,發現溝槽有灰塵)、視覺(發現走廊有髮圈、紙屑等小東西)去發現環境中潛在的問題。

【校園踏查】的活動則是透過一片葉子,引導學生走出教室,去觀察、認識校園裡的植物。初級的表現可以設定在學生能「找到與葉片配對的植物」,更進階一點的表現可為「說出或記錄觀察到的植物外型或環境的聲音、氣味」,老師們認為如果學生不只可以紀錄下「聽到鳥叫聲」,而是在觀察的過程中,還能主動提問:「這是什麼鳥?」 — — 就是透過觀察活動,成功點燃學生「好奇心」的具體表現。

--

--

根據勞動部的統計資料所示,截至 5 月底全台的移工數總計有 675,903 人,其中又以桃園為最大宗佔了 115,557 人,居全台之冠。

圖片來源:111 年5月勞動部「產業與社福移工人數」統計資料

思考一下,我們對於移工的印象是什麼?

「喜歡噴香水」

「講話很大聲」

「經過他們都要憋氣」

這是來自於桃園市中壢國中學生的回答。

因為不了解,所以透過自己的視角去認識其他族群,因為沒有接觸,所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他人的世界,如今我們成功弭平從誤解到理解這一段落差,讓這些答案有了變化,而觸發改變的關鍵在於:「移工們自陳故事」

我再也不憋氣了!因為他們是我們的朋友

中壢國中英語資優班的學生參與了一堂獨立研究課,學生要進行一學年的研究,在進行課程時,該班老師發現許多學生對於新二代、外籍移工的印象源於網路上大眾的誤解,所以老師鼓勵同學們透過真實的接觸,以重新形塑他們對於外籍移工的認識。

--

--

完成實踐的最後一哩路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

這周課程緊接著要放清明連假了,協會課服專員與佩儀老師討論課程後,決定先暫緩實踐階段的課程內容,改以「回顧」這幾週的課程內容。

佩儀老師在一開始上課,撥放低年級 DFC 挑戰影片作為引起動機,也一邊提醒孩子,之後我們也要將這次的 DFC 挑戰拍成影片。

接著,老師帶著孩子回顧前面的「感受」、「想像」階段,在上週已經進入了「實踐」的第一步驟,那就是「計畫」,因為做任何事情之前都需要有完善的計畫,才能將一件事情順利完成。但在上週進行計畫階段時,發現子們在討論上遇到一些困難,討論較沒有一個確定的結果,沒能好好規劃後續的實踐計畫,因此想在本週稍稍「暫停」,今天的課程內容就是「暫停課」。

隨後孩子們便露出失望的表情與聲音,從此處可以看出孩子們對於實踐是有所期待的,心態上也有想要繼續下去,然而老師也表達了要進行「暫停課」的原因:這是一次我們重新檢視自己在這段過程中,有什麼樣的成長與進步。

孩子們的「反思紀錄表」

--

--

由於上次課程中,讓孩子沒有邊際的發想解決問題的情境,開啟了孩子想像力的空間,然而當老師需要聚焦解決問題的方法時,卻與當初設想的「司令臺安全性」的解決方法相去甚遠,因此本節課再度回到想像問題解決後的最佳情境,但本次以"如果司令臺可以____就更安全了"為思考句子,讓孩子運用便利貼來發想解決方法。

老師從中發現因為引導句為「更安全」,因此孩子多為增加某些設施為主,讓學生在跳下去時不會受傷或是不會跳下去。

老師在進行點子分類時,發現各組中有許多重複的想法,顯示孩子沒有討論及統整過便利貼。老師猜測是孩子們多仍以個人想法為主,同組間較無交流溝通的過程。

班上孩子們一起想了這些好點子:

✅加樓梯 ✅放告示牌 ✅糾察隊 ✅貼海報
✅加軟墊 ✅加球池 ✅降低高度 ✅放跳跳床
✅加滑梯 ✅塗亮色 ✅加玻璃 ✅加手扶梯
✅加草皮 ✅宣導 ✅放三角錐 ✅擺遊戲攤

大家從這堆點子中,一起選出以下預計執行的三項任務:

  1. 最快發揮效果的點子是:加軟墊。
  2. 維持效果最久的點子是:塗亮色漆。
  3. 其中最有創意的點子是:加跳跳床,孩子們一致認為是因為跳跳床很好玩,這樣同學們就不會想從司令台跳下來,孩子們也想到如果跳跳床不可行,就要有替代方案--像是可以在司令臺旁邊擺遊戲攤位。

最後班上討論決定出三項想要執行的任務為:塗亮色漆、擺遊戲攤、當糾察隊。

在大多組別決定要擺設遊戲攤位時,各組僵持不下,每組內的成員亦有不同的意見,老師隨即調整方式,打散組別的形式,改以個人意願為主,希望孩子能夠真正選擇自己想要做的任務,而非從眾或受組別影響而做自己不喜歡的任務。調整方式後,塗亮色漆的組別有八人、擺設遊戲攤有八人、糾察隊組有八人。

下次的課程,老師與孩子們就要準備進入實踐階段囉~~

佩儀老師認為…

在各組決定實踐的項目時,發生了多數組別想要選擇「擺遊戲攤」的項目,且經過討論與協調後仍然僵持不下,更發生組內有人想要調整,但有人不想意見互相衝突的狀況發生。老師認為孩子心中最喜歡的還是「玩」,這件事在他們的心中有著無比重要的地位。如果仍僵持在以小組為單位來執行任務,老師認為可能會因此讓孩子喪失了原有挑戰的熱情與動機,因此改採「個人」意願的方式選擇任務。讓老師感到驚訝的是,原本多數想要選擇擺遊戲攤的孩子,看到很多人選遊戲攤後,都願意調整自己的意願改選擇「糾察隊組」或「塗亮色漆組」。這其實也是孩子們願意同理他人,並為了群體的目標而調整自我意願的一種方式。最終的結果,三組的人數幾乎是差不多的。還有孩子說到:只要是為大家付出,我都可以!

在開始「動手」之前,還有事情要做

由於孩子們是第一次要實際自己去做了,因此老師先讓孩子藉由大張海報進行擴散性思考,孩子可以任意繪圖、寫下想法、需求、困難……任何與行動項目有關的想法都能夠寫下來。目的是想要了解孩子對於目前的行動項目有哪些了解,因此老師沒有侷限任何書寫的形式。

--

--

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曾說過:「把今天的早餐吃完以前,你已倚賴了半個地球。」

這句話反映了在全球化的當今,所有我們接觸的商品,背後都牽涉著無數的物流、合作夥伴關係。而在日常中無數次的消費選擇中,其實我們促進的也不只是經濟發展而已,更多的是形塑了怎麼樣的消費生態。

在這無數次的選擇中,環境永續與破壞僅在一念之間。所以如果我們能夠從日常生活中的選擇時,注入一點除了價格、營養成分、品牌之外的考量因素,比如說多一點對於該商品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商品製作過程中需要耗費哪些原料、資源?參與商品製造的人們是在什麼樣的環境工作的?等等諸如此類,環境面向的思量,那或許能對於我們的消費選擇出不一樣的改變。

圖片來源:Unsplash

下次不再衝動購物的念頭我們真的能做到嗎?

可惜這些環保的概念我們都知道,但在實踐時卻不是那麼回事。

我們常常分辨不出慾望和所需的差別,合理化了每一次的消費,這次買完後,雖然總是嘀咕著小聲提醒自己,這會是近期最後一次購物了,但下次再看到不一樣的產品噱頭、網紅代言就又再次陷入一樣的購物循環裡。

而這些衝動購物下購買的商品,往往也會因為新鮮感過了,而不再被使用,閒置在一旁。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浪費的都不只是商品本身,還有這些商品的包裝。

近年來,網購興起,賣家為了讓物品更完整、安全的送抵賣家手中,或是為了讓賣家感受到賣家的用心,所以往往使用了大量的包裝材料,然而這些材料最後都會進入到垃圾桶,對地球造成額外的負擔。

--

--

「老師在做每一個步驟前,都會確認學生是否有專注,並且在後續課程中能夠細心的注意到學生在課程上的專注程度。」 — 參與觀課之教師 思元老師

四月中,團隊夥伴很幸運能來到花蓮縣國風國中,坐在教室後頭用鏡頭紀錄下渟淯老師精彩的授課內容!在開始介紹這堂課之前,我們先來幫大家前情提要一下。

為什麼老師想帶孩子探究校園環境議題呢?

授課前,在 DFC 開放教室-「說課」環節時,本身是健康老師的渟淯老師,提到這次課程的主題是源自於學校的環境特色:校園內的保育類動物 — 狐蝠。而學生在國一與國二時本身也有做相關的科學探究,因此這次想要將這個主題延伸至國三,護樹的主題其實是有設計引導這個方向。

DFC 開放教室-「說課」渟淯老師解說課程目標與流程設計

在上一堂課中,她讓孩子們學到樹木的健康狀況對於臺灣狐蝠的影響最大,進而喚起孩子關注校園環境的問題,從中體會 DFC 學習法的第一步驟-「感受」階段

為了守護保育物種 — 狐蝠能在學校的生活環境以及食物來源,促使其能擁有良好的棲息地。因此,他們在課堂上及放學時段調查學校的樹木,最終製作了樹的健康調查表。

其中孩子們發現樹木的健康狀況普遍不佳,導致狐蝠在校園中可以棲息的地方被大大縮減。於是他們決定展開一場護樹行動,減低狐蝠面臨滅種的情況。

--

--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於是很多時候,在面對問題時,我們第一個想法就是把處理問題的責任,歸屬於該領域的專家身上,但或許偶爾我們可以不要把問題的歸咎分得那麼清楚,有些事我們也能發揮自己的能力,共同參與處理。

把視野縮小到學校這個場域,小至學校地板龜裂的問題,一般人看到後的想法,可能就是在心裡提醒自己別跌倒,或是繞道而行,頂多通知總務主任或師長,而很少有自己親手解決念頭。

於是,那些問題明明當下就可以被解決了,但因為我們總把自己推得離問題好遠好遠,所以問題好像永遠都是別人的責任。

圖片來源:【翰林社會】新竹竹北國小-曾微分老師 三年級社會課融入 DFC 學習法

面對問題,我們可以不再冷淡

一群竹北國小的小孩,在看到校園內的地板龜裂時,沒有選擇漠視,而是起身去了解地板龜裂對身旁的人造成的影響,他們首先找到了健康中心的阿姨,想詢問究竟有多少人因為地板龜裂而受傷。

在詢問健康中心的阿姨後,他們得到了令人傷心的回覆,健康中心的阿姨說因為校園地板不平,所以時不時會有人受傷,雖然傷心,但也因為如此,他們更堅定了想解決問題。並化身為校園安全守護者的決心。

--

--

佩佩老師這學期要與小二的孩子們,透過 DFC 學習法讓孩子培養主動關懷身邊事物的能力。 佩儀老師想起孩子們一年級來的時候很天真、熱情、感情融洽、班級氛圍很好、會主動關懷彼此,二上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學校全天要戴口罩,在上課時與孩子的互動減少許多,也甚少回應老師,「我覺得好傷心,我們那群可愛的孩子去哪了。」佩儀老師已經超前部屬的在上學期的課程中,跟孩子介紹過我們要來一起完成一件大事 !看看學校有沒有哪裡需要改變的地方,這學期要開始進行時,孩子們也都躍躍欲試。 孩子帶著平板實際在校園探查,找出需要改變的問題 孩子對於能夠拿平板拍照感到很興奮,從一開始分組討論誰負責拍照就花了不少時間,有的組別會用猜拳的方式,有的組別則是用輪流的方式,每個孩子都想要拿平板拍照,他們自己透過討論找到了解決方法。他們一路從三樓外的大空地、二樓遊戲區、一樓電腦教室前空地、操場、司令臺、生態池等逐一探訪、拍照。 完成踏查後,孩子們返回教室裡,各組分別整理、決定了一個「一個最嚴重且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並提出理由」:操場花圃髒亂、生態池髒亂、司令臺高度太高、校園設施玻璃破裂、操場邊水溝蓋不平整、圖書館旁樓梯高低落差大。最後班上共同票選出「司令臺高度落差太大」的問題作為這次 DFC 挑戰主題。

佩儀老師與孩子一同用 DFC 打造友善校園(Episode 1)
佩儀老師與孩子一同用 DFC 打造友善校園(Episode 1)

佩佩老師這學期要與小二的孩子們,透過 DFC 學習法讓孩子培養主動關懷身邊事物的能力。

佩儀老師想起孩子們一年級來的時候很天真、熱情、感情融洽、班級氛圍很好、會主動關懷彼此,二上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學校全天要戴口罩,在上課時與孩子的互動減少許多,也甚少回應老師,「我覺得好傷心,我們那群可愛的孩子去哪了。」佩儀老師已經超前部屬的在上學期的課程中,跟孩子介紹過我們要來一起完成一件大事 !看看學校有沒有哪裡需要改變的地方,這學期要開始進行時,孩子們也都躍躍欲試。

孩子帶著平板實際在校園探查,找出需要改變的問題

孩子對於能夠拿平板拍照感到很興奮,從一開始分組討論誰負責拍照就花了不少時間,有的組別會用猜拳的方式,有的組別則是用輪流的方式,每個孩子都想要拿平板拍照,他們自己透過討論找到了解決方法。他們一路從三樓外的大空地、二樓遊戲區、一樓電腦教室前空地、操場、司令臺、生態池等逐一探訪、拍照。

完成踏查後,孩子們返回教室裡,各組分別整理、決定了一個「一個最嚴重且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並提出理由」:操場花圃髒亂、生態池髒亂、司令臺高度太高、校園設施玻璃破裂、操場邊水溝蓋不平整、圖書館旁樓梯高低落差大。最後班上共同票選出「司令臺高度落差太大」的問題作為這次 DFC 挑戰主題。

佩儀老師認為…

司令臺與學生的生活經驗最相關,且若以孩子的高度觀察司令臺,便可同理孩子為何會一面倒的票選出此問題。司令臺為灰色不易察覺,雖有高起之台階但並未加警示標語,以低年級的高度而言,的確是很危險的地方。

佩儀老師也有分享到,孩子們很快就想要「直接解決問題」,像是做告示牌、叫常常在司令臺玩的學生不要跳上跳下。

課服會客室:這時候其實讓孩子停下來實際做做看也未嘗不可,因為當孩子在做了此解決方法,發現並不管用後,可能會幫助孩子思考問題背後真正的原因為何。

如何引導學生更進一步探究問題背後的成因?

找出欲解決的問題後,為了更了解跟這個問題有關的資訊,老師引導孩子們透過人事時地物學習單,找到了與此問題相關的人分別為:校長、主任、老師、低年級學生、中年級學生、高年級學生。接著讓孩子透過討論決定各組要訪談的對象。一開始很多組都搶著想要訪問「校長」,但隨著老師將各組號碼寫上之後,重複的組別便自己討論後決定更換訪談對象,過程中沒有孩子堅持己見,很快地便決定出各組訪談的對象。

--

--

❝ 這門課感覺是我們四位一同成就的,我們兩位現場老師就像是第一線面對學生的前線人員,而兩位協會夥伴就像是軍師般能給我們有用實際的建議。❞

── 教師支持系統的陪伴對象 宜蘭羅東高中_佳勳老師

從 2010 年辦理 DFC 挑戰活動,至 2019 年轉型建立教師支持系統。我們的服務由「點」狀的 DFC 挑戰活動到「線」狀挑戰支持服務,一路到「面」狀的教師專業支持系統,期待能幫助老師設計一堂讓孩子眼睛亮起來並願意自主學習的課!

至於,如何讓臺灣讓更多學校都能有這樣一堂課誕生呢?

團隊期待能與各地師生攜手透過「DFC 學習法」作為鷹架,構築一所透過設計思考與生活接軌的學校 — — #DFC種子學校。學校除了基本的「數學」、「國語文」課之外,更能還有一堂以「DFC」為名的正式課程落實在課表內!

團隊夥伴入校陪伴更多教師同儕展開創新教育之旅程

從三個角色,認識我們的服務面向

① 教師的教學百寶箱|研發教學資源

我們研發各項教學資源(例如:教材、學習單、引導手冊),可搭配不同科目、目標自由運用,並隨身帶著走。為老師與孩子一起用提煉自設計思考的 DFC 學習法將生活與知識連在一起,探索永續概念和培養軟實力。

② 教師的好閨蜜|建立教師支持系統

夥伴不時傾聽教師的狀況,提供免費線上教學回饋與電話支持服務,推薦合適的教學資源;聯手現場教師(#DFC種子教師)分享教學經驗,建立緊密的教師群網絡,成為老師的依靠,支持老師成為孩子的靠山。

③ 教師行動催化劑|提供師生嘗試接觸創新教育的機會

「DFC 挑戰」為嘗試創新教育的開端,透過此活動培養師生建立設計思考思維和解決問題的心態,讓大眾看見老師教學的轉變,以及見證孩子學習的改變。而團隊也創造屬於師生的多元舞台(#DFC挑戰與分享季),將他們行動改變的故事以各種管道不受限地分享,期望能帶來更多影響力,使每個人皆相信:「自己就是問題的解方!」。

--

--

四月,一切都是新鮮的。陰晴不定的天氣,挑逗著心情,時而穩定時而焦躁。

慶幸的是,在這個不那麼悶熱難耐的季節裡,即便不開冷氣也行,不急著使用塑膠杯一口口的喝下手搖飲好像也還行,好像整個環境都在告訴我們,不如就忍忍吧,地球會因為這樣更好!

一點小行動就能杜絕不「塑」之客

塑膠使用量龐大這件事我們都知道,但不管是減塑政令宣導,或是課室教師的提醒,好像始終不能喚醒我們對於減塑議題的關注,而多半只流於口頭的「響應減塑」、「愛地球」,卻始終未能杜絕這個不「塑」之客。

或許,一切的根源都是因為我們未能直接看見塑膠汙染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所以我們始終覺得這個議題離我們距離好遠;又或者是,我們即便知道了塑膠汙染是不好的,但卻被改變這麼龐大的問題所伴隨的無力感淹沒,而始終未能做出改變。

那不如就讓我們看幾個數字,幾個步驟,或許能讓你覺得要解決塑膠汙染,也不是那麼難做到的事!

圖片來源:mobile.twitter.com

疫情加劇的塑膠汙染問題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報告指出,至1950年代以來,人類已製造出達83億的塑膠垃圾,且每年至少約800萬公噸的塑膠垃圾,因為缺乏完善的回收機制,因此被倒入海洋中。

而在台灣,每年僅是塑膠吸管的使用量也達30億根,而塑膠袋則是高達165億

其實要做到減塑一點都不難,少的是我們「發現塑膠製品」的敏感度。

小至日常用品的包裝、網購用品層層堆疊的過度包裝,又或是我們每天隨手購買的瓶裝水、飲料其實都可見塑膠的足跡。

不只如此,疫情期間快篩試劑也成為了另一個造成塑膠浪費的原因,加以民眾擔憂回收試劑將可能會使細菌更易於傳播,因此只能直接將這些塑膠垃圾丟到垃圾桶,更是使得塑膠污染的問題持續惡化。

--

--

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DFC 臺灣)

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DFC 臺灣)

「用 DFC 四步驟引導臺灣孩子主動學習化知道為做到」DFC 臺灣官方網站 https://tycaa.dfctaiwan.org

Following